白井希

【英零】游木真日记

去以秋云

    送给霏然太太。
    本来就是为了逗她开心瞎几把写的,没什么技术含量,看着玩就行。
    带点泉真和真杏?后面我也懒得提了(。)
    忘了说……表情包有参考qwq

    《游木真日记》

    这简直是我有生以来过的最糟糕的一天,是我十二年里记载的最悲惨的事件,我接下来将要写下的事情,只怕是天照大神也不忍视听,撒旦也要为之落泪,这区区的柔弱日记本,怎能承受如此之重,更别提这还是我积压了两天的怨气,多达两篇日记的字数的,重!

    我,游木真,三尺微命,一介书生,身负偶像这另一身份,以为全日本的人带去欢笑为己任。别疑惑,我并非你们所熟知的日x树涉,也并非食物链顶端的天祥院x智,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梦之咲学院二年级生,做着普普通通的演艺工作。这样普普通通的我,若是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偶像,那么即使是在开演唱会的时候不幸被挤上舞台的粉丝踩踏致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吧。只可惜,过了今天之后,我就要被有毒的狗狼噎死了。

    我们学院今年的毕业生里,有一对成了。

    让我来仔细回想一下那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一个小时,鉴于这是给我自己看(也有可能会被泉前辈偷看)的日记,我决定不再为出场人物打码。

    消息传播到我这里时我正对着电脑吃泡面,仁兔前辈的激动心情很好地通过漫天飞舞的颜表情传到了我这边的电脑屏幕里。我随手打开我们学院的群,却见里面已然是锣鼓喧天,表情包与颜文字并存,消息正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往上滚。我心中讶异:这个学院里居然还有让放送委员失去速度优势的新闻?我强压心中震惊,把进度条拉到最上面开始看。

    羽风薰:天祥院英智从背后搂住朔间零.jpg

    羽风薰:惊恐无比的眼神.jpg

    羽风薰:「我靠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好上的??」

    葵日向:「你偷我表情包!!」

    我这才想起来,我曾与冰鹰君真白君和这位葵君一起在中华料理店打工,因为有我们四个站台,那一晚的料理店生意兴隆,并且吸引了不少中国人来吃饭。后来我再次路过料理店,特意进去问候店长,得知那晚之后有不少中国人成了店内常客,经常通过手机告知店长“我今天要来吃饭!”或者点餐。既然是聊天,那就必然少不了表情包,当店长笑容满面地给我展示他相册里多达200张的表情包时,我深深地被中华文化折服了。

    我收敛心神,继续看他们的聊天记录。只见羽风前辈插科打诨,好歹算是把偷表情包一事糊弄过去了,紧接着,他又发了一张图。

    羽风薰:天祥院英智与朔间零在小树林里接吻.jpg

    我操。

    这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我,游木真,给外界的印象差不多也就那么几种:Trickstar的拖后腿弱鸡、笨蛋呆瓜四眼男、摘眼镜男神,或许还有可爱的男孩子。但这只是我的表象,并不代表我没有正常人该有的七情六欲,如同沉稳如冰鹰君也会把表演部的道具刀呱嚓插在日日树前辈脑袋边上一样,我也是会骂人的。

    守泽千秋:「羽风你是哪来的这些照片!!」

    羽风薰:「嘿嘿,在朔间睡到昏迷的时候从他手机里翻出来的。」

    哦,想不到你是这样的羽风前辈。

    不对,这图明显不是朔间前辈自己拍的!很好,这很你团,这很过激背德。

    这张图一出,顿时掀起一阵血雨腥风,毕业的没毕业的全都一股脑冒了出来,就像校园里的喷水池那样,激起无数水花。我端着泡面,拖拽着进度条扫过下面的文字,说来说去也不过都是在表达自己的或震惊或欣慰或愤怒或日狗的心情,千篇一律,让人索然无味。

    我关了对话窗口,瘫在电脑椅上享用完泡面桶里所有的汤,一甩手把桶扔了出去,我知道没扔进垃圾桶。然后我端坐在椅子上吧唧嘴回味鲜美的泡面汤,也就是在这时,一道带着云彩气味的冰凉顺滑的闪电击中了我。

    ……什么。

    学生会长和朔间前辈在一起了?????

    什么???你他妈说什么???

    我飞快打开被我关掉的窗口,里面已经是一团死气地在狂刷会长的表情包,比如会长笑到缺氧啦,会长喝茶被烫啦,这类的。我把两只手按在键盘上打字,那噼里啪啦之声就是我此时懵逼心情的具现,然而我还没抒发到一半,底部弹出来一条新信息。

    葵裕太:「大家在群里刷会长的黑图……不怕被他看到吗?」

    仁兔成鸣:「怕什么,学生会的人早就都被仁哥踢出群啦!」

    葵裕太:「可是,朔间学长在这里啊。」

    群内一片死寂。

    我颤抖着手(打字过快造成的)点开群成员,赫然看见一行小字。

    [群主]朔间 零。

    哦。

    直到我在群里荒废了三个小时的时间之后,我的心情才稍稍平静下来。与此同时,我也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我对自己说:我都困成这样了,今天的日记就拖到明天再写吧?反正也不是要交的作业,嘿嘿,就这么决定了!

    至此,我以为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当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和像个新世纪青年那样对二位前辈充分的理解与支持爬上床的时候,我发现我错了。

    佐贺美老师:「明天上午十点在校门口集合,我和门老师带你们去野营,毕业的没毕业的都过来吧,不许装没看见哦。」

    ……老师我可以装没看见吗。

    我躺在床上五味杂陈,今天一天的事情在我眼前不断滚过,这个谜之野营意味着我可以在放假时间与我的女神杏相遇,但也意味着我会和还没放弃追求我的泉前辈撞到一块儿,而他是一定会去的。我百感交集,总觉得我忘记了点什么,是什么呢……哦,还有那对狗男男前辈。

    我露出了一个来自单身狗的耿直的微笑,卷着被子睡着了。

    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上午九点五十五,我还是没扛住自己内心的谴责到了学校门前,那里已经糊了一大坨人,我一眼便瞅见我的女神。

    啊,时隔半个暑假,她还是这么好看。

    呜呜呜杏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呜呜呜呜你是我的朱砂痣白月光。

    然而大出我意料,我居然在远离人群的一棵大树底下看见了那对狗男男呸两位前辈。

    今早我垂死困中惊坐起,急忙去准备了野营用具,顺便在便利店啃了个面包。我边啃边寻思昨天那件事,也打开群重看了,确实不是梦,平时寂静的群里那井喷一样的消息记录还存在着。面包啃到一半的时候我琢磨出来一件事:那对狗男男呸二位前辈很有可能不会来参加这次神他妈野营。为什么呢?你想想啊,学生会长身体虚弱,走个道都费劲,更别提徒步旅行,而朔间学长在白天比他还完蛋。这样的俩人在白天就应该搂着睡觉(我靠我在说什么),出来蹦哒不是作死么。

    但是我没想到他俩真这么能作。

    朔间学长可能是看到了昨天群里的大爆炸,索性也不遮掩了,一上来就跟他的奸夫呸天祥院学长腻在一起。当时朔间学长坐在树荫底下,也不怕树上有什么毛毛虫就往树干上一靠,脸白得跟面粉似的。天祥院学长站在他旁边倒是精神十足,毕竟今天阳光也不算强,他晒一晒反而精神更好。

    然而,我就这么惊鸿一瞥,就瞥见学生会长正温情脉脉地低头注视着他的爱妻(?),吓得我连忙转过脑袋瞅杏。

    暂时没有人跟杏搭话,我心中窃喜,于是我鼓起勇气上前跟她打招呼。

    “上午好呀,杏!”

    “啊,上午好,游木君。”

    天哪!女神跟我说话了!呜哇怎么办好紧张!不行!我得冷静下来!

    “那个……好久不见!这几天玩得还开心吗?”

    “嗯,挺开心的,也跟家人出去旅游了。”

    “开心就好!开心就好!那个,我还没有写作业!作业真难呀我什么都不会,你写完了以后可以借我看看吗?我不是想抄袭!”

    说这话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有锋利的目光切过我的脊背,但我不能退缩,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作业的困难,我不能失去跟女神搭讪的机会。

    然而,有一道鬼魅般的气息贴在了我的脖子上。

    “上午好呀,游、君。”

    我宛如一支离弦的箭冲了出去,回头看见该死的泉前辈正一边露出他那招牌式的该死笑容一边看着我,让我不寒而栗。“上午好,泉前辈……”我无处可哭。

    五分钟以后这支浩大的队伍准时启程了,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有不少人没来,比如羽风前辈,我也并没有找到凛月君和紫之君的影子。据说紫之君是因为打工,而凛月君,想也知道是为什么了。

    我感到一阵难过,早知道我也装病不来好了。可我转念一想,这可能是唯一一次近距离接触狗男男呸二位前辈的机会,我身为负责全校八卦新闻的放送委员会的一员,怎么能就这么放过!是了,我就是这么敬业。

    说是野营,其实不过是去学院附近的海边,连不远千里都算不上,我松了口气,毕竟我的体能可算不得好,虽然比白天时的朔间前辈强了不是一点半点,可让我走个半天,估计也就跟狗一样了。看到蔚蓝的大海的时候我几乎没忍住要跟流星队那位深海前辈一起冲过去,但就在这时我听到了门老师的穿耳魔音——

    “全员跟我一起去爬山。”

    What?您老人家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

    “零。”

    就在这时,在我的故意而为之下就站在我屁股后面的天祥院学长开口了!我急忙竖起耳朵。

    “到此为止吧,我带你回保健室休息。”

    “那可不行,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你已经很疲倦了,听话。”

    “吾辈只是想和汝一起旅行而已,虽然这次着实算不上旅行……怎么,汝连吾辈这样小小的要求都要拒绝吗?”

    “好吧,答应我,千万不要逞强。我会一直跟在你身后,保护你前进的。”

    “……呵,有机会的话,跟吾辈一起去阿根廷看看吧?”

    ……我为什么要听他们两个讲话呢。

    我忍不住开始思考人生。

    爬山的时候我故意跟他们俩爬一个山包,还故意落在后面,看他俩一路旁若无人地腻歪。这里的山不像那种旅游景点的山,上面没有修台阶,要爬只能小心翼翼地踩着草扶着树爬,也只有同班的阿多尼斯君轻松无比,“蹭蹭蹭”几下就没影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集合我来得晚,到的时候全校同学都若无其事,好像没看见这俩人似的,可能是在我来之前就把他俩围得水泄不通问个底朝天了吧?现在大家反而都很平静,整得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对这对突然冒出来的西皮感兴趣似的,跟个变态一样。

    我努力避过旁边泉前辈的不住骚扰,同时悄悄地观察着走在前面的两位前辈。这次已经毕业的学长们也都穿着校服,就算是过激背德团也没把校服扔了,一开始我感到莫名的欣慰。但是此时此刻,在这个只有八个人爬的小山包上,我看着前面两个缓慢前行的人却怎么也欣慰不起来。

    都怪这两个人身材太好,校服也能穿得跟情侣装似的。

    我感到一阵惆怅,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杏的倩影,只可惜她被冰鹰君蛊惑,跟他一起去爬旁边那个山包了。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雨。

    我就这样,一边感叹,一边忍着泉前辈的目光,一边看前面两个人秀恩爱。

    山虽然小,坡度还是有的,我就这样看着天祥院前辈踏上一个新的高度,扶着那里的瘦弱小树,笑容满面地伸手去拉朔间前辈。等走过一段比较平缓的路后,换成朔间前辈先走,然后转身扶天祥院前辈。

    不忍直视,不忍直视。

    我一个没忍住,用手捂住了眼睛。

    “是不是很辣眼睛?”泉前辈低声问。

    我也低声说:“我有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他俩之前关系不是很不好吗?朔间前辈还帮着我们Trickstar对抗学生会的来着。”

    “是很不好啊。”

    “那怎么就……”

    “谁知道。”泉前辈耸肩,“你来的晚没看见,今天在学院门口斋宫宗还握着朔间的肩膀边晃边问他是不是被强迫的。”

    “诶?还有这种事,我到底错过了多少大戏!然后呢?”

    “朔间当然说不是,斋宫就走了,临走前还质问朔间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面俩人同时回头瞅了我一眼,吓得我连忙捂上嘴。泉前辈凶狠地瞪了他们俩一人一眼,他俩却相视一笑,然后继续往上爬。

    ……我说前辈们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我和泉前辈是在取笑你们两个啊??

    我感到十分委屈。

    爬到山顶以后再往前走就轻松了,下山可比上山容易多了,渐渐地就连守泽前辈和神崎君都超过我了,然而泉前辈还是跟个不散的阴魂似的紧紧贴着我。我干笑着,找机会装作很自然地往后瞅了一眼,只见狗男男前辈们下山也是那么小心,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就差停下来接个吻了。

    ……说起来羽风前辈友情提供的照片里他俩也是在小树林里嘴儿的啊。

    ……我怎么跟个腐女一样!

    我吓得往前猛窜一步,差点顺着山体滑下去,把泉前辈吓了一跳。

    这可不行,我虽然是放送委员,掌管全校八卦,但是我不能为了八卦把自己的贞操也搭进去!这太吓人了,一旦暴露了,我会被当成变态和性取向不正常的!我要,我要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停一下,虽然我身边有泉前辈这样的变态,但我可以拍着胸脯担保我没受到他半点影响,我是个有暗恋对象的人!奈何发狗粮不分性别,我因一念之差饱受暴击,现在依然难过的像个宝宝。

    想我虽然坚持记日记,但可惜我的写作水平差得像没上过国中,所以平时我的日记基本上就是像“今天我来到了新的班级”、“今天我正式加入了组合”、“我们班转来了一个女孩子,女孩子耶!她好漂亮,我也向她介绍了自己!”还有“今天居然遇到了泉前辈!呜哇,他还是那么可怕!”这样的,像今天这样满怀激情洋洋洒洒一大篇的情况除了在原来的事务所特别痛苦的那几天以外基本上没有过。啊,我真佩服我自己,我被我自己深深地感动了。

    话扯远了。

    在我和泉前辈冲下山以后,紧接着后面相互扶持的二位前辈也顺利下来了,这下全员只有深海学长没有下来。守泽学长急得差点又冲上去找他,过了几分钟以后深海学长才慢吞吞地出现在林子后面。

    “抱歉……大家……久等了……”

    深海学长累得呼哧呼哧。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因为想找个能安全跳进大海又不会淹死的地方才累个半死。妈呀,这都什么人啊。

    我看了一眼手表,这才刚到饭点,离睡觉还有整整半天的时间,我感到十分难过,这也就意味着我还得在这个遍布腥咸海风的地方待很久。为了躲避人群,门老师还特意带着我们绕了个大弯,就为了跑到渺无人迹的地方搞幺蛾子野营,说真的,我更愿意待在家里打游戏。

    我像条狗一样瘫在地上,累到躺下的人不多,我算是一个,我感到脸上发烫,但我顾不得这些了。我趴了一会儿,只觉得沙子热得烫人,于是我坐起来了。我看见狗男男呸二位前辈还躺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天祥院学长还把胳膊垫在朔间学长脑袋下面当枕头。唉,真是热恋中的情侣啊。

    ……说得好像我很懂一样。

    我黯然神伤,肚子也配合我咕噜咕噜地叫,于是我掏出带的吃的自顾自啃起来,一个火腿啃完了才发现泉前辈不知道什么时候坐我对面了,吓得我差点把矿泉水喷出来。这时候我看见深海学长浑身湿透地向树底下的两位前辈走去,我好奇地抻着脖子看,只见两位前辈当时正在吃同一盒寿司,看到深海学长以后朔间学长挑了挑眉毛。

    “零……跟我去,抓鱼吧?”

    “抱歉,吾辈马上就要休息了。去问问涉怎么样?”

    “涉啊,他刚才突然大叫着什么,‘我嗅到了爱与惊喜的气息!’,然后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大家都不愿意跟我去抓鱼,只有千秋愿意跟我去,可是,我们两个人,还是不够……”

    我看见朔间前辈摸了摸下巴,然后轻轻怼了一下天祥院前辈,我使劲竖起耳朵。

    “汝跟着去。”

    “我?我也不会抓鱼呀。钓鱼我倒是试过,可是我今天没带钓鱼竿。”

    “那就帮忙打下手。”

    “那好吧。请多指教了,深海君。”

    那边朔间前辈已经躺下了,拄着头看着天祥院前辈,天祥院前辈从包里掏出来一个枕头递给朔间前辈,然后又翻出来一张薄被给朔间前辈盖上。做完这一切,他拨开朔间前辈的头发在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跟着深海学长走了。

    我操我他妈看见了什么。惊恐无比的眼神.jpg

    泉前辈一脸同情:“让你闲着没事干总是关注他俩,明明在你面前的是我啊,游君最应该看的人是我吧。”

    ……不好意思哪个我都不想看,现在我需要开场演唱会冷静一下。

    我实在不知上苍为何要降这般惩罚于我,若只是因为我贪图杏的美色便将我打入这万劫不复的深渊,也未免太过残忍了一点。这一路走来我已不知在心里自戳多少次双目,可仍是好奇,除了自己被泉前辈疯狂追求以外,我从未在现实生活中见过两个男生相爱,如今我已见了,除了满足好奇心以外,只剩下被狗粮噎死的痛苦。我已不想再和二位前辈扯上任何关系,可上帝偏不遂我的意,非要我饱受这二人折磨直至如今躺在帐篷里含泪写日记为止,且不知明天会不会还会如今日这般痛苦。

    我在心痛到打滚的间隙里也曾想过,这样两个针锋相对,几乎算得上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思来想去我得出的答案是,似乎我对不共戴天的定义还是太浅了。

    而且我觉得,以前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以前了,未来是有无数种可能的,再大的仇怨也能完美化解,只要你情我愿。

    唉,且让我先将那二人后来荼毒我眼球的方式娓娓道来。

    大约四点左右深海学长笑如春风的回来了,后面跟着守泽学长和天祥院学长。天祥院学长手里拎着一个小桶,守泽学长手里拎着一个大桶,似乎是满载而归。大家一拥而上围住守泽学长和他手里的大桶,天祥院学长悠哉悠哉地拎着小桶绕过众人,走到已经醒了的朔间学长旁边。

    我一个没忍住又偷偷回头看。

    天祥院学长把桶放在地上,自己盘腿坐在桶前面,朔间学长也凑过来看。

    “怎么样,我亲自挑选的两条,还入得了你的法眼吧?”

    “嗯,体型匀称,看起来应该能很好吃。”

    然后……然后他们就趴在桶边逗起了鱼。

    我松了口气。

    看来他们不是每时每刻都在秀恩爱……还是能和平相处的嘛。

    事实证明我错了。

    在晚饭开始之前,众人收拾活鱼之际,他俩抱着手机,开始……现场制作表情包。

    我:你们两个还能不能行了。

    我:这不是昨天群里发的会长的黑图??

    还是我:你们两个能不能有个人气偶像的样子能不能有个刚毕业学生的样子最起码来帮忙切菜也行啊。

    当然这些都是我脑内咆哮,除了我以外没有人听见。

    我好巧不巧地坐在朔间学长旁边,本来我正翻着猫咪后院想购置新道具,奈何鱼不够,我皱紧眉头对比着现能购买的几种道具。这时朔间学长凑了过来,看我在玩,说:“汝也玩这个游戏啊。”

    “是的!诶,难道朔间学长也玩吗?”

    “是啊。”朔间学长点开他的游戏让我看。

   桌子上摆着一个蛋糕盒,一只白色的猫咪把脑袋塞在里面,黑色的小叉在白色的身体上特别显眼。这场景我很熟悉,因为蛋糕盒我也买了。我没忍住戳了白色猫咪一下,它的详细资料出来了,我往上一看,只见名字那一栏上赫然写着:天祥院英智。

    ……你厉害,你们三年级真厉害。

    朔间学长把手机拿回去以后似乎是戳开了什么软件,我一向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于是又没忍住,偷偷瞄了一眼朔间学长的手机,发现他是打开了一个P图软件。我不得已又戳开了自己的猫咪后院,装作正在痴心地等待着某只猫出现的样子,看似目不转睛,实际上一直留意着朔间学长的手机屏。

    我知道这着实让我看起来像个变态,但越放不下的时候,就越要放飞自我。说来别人可能不信,我在各种大小测验的摧残下早已练就一身不偏头也能准确无误看到邻桌答案的绝技,想要偷窥朔间学长的手机,简直小菜一碟。

    此时的我正是满眼辛酸泪,握笔的手也在发抖(不是累的),如果我能穿越回几个小时以前,我一定会按住自己的脑袋不让自己去看那过激背德的手机。

    我看见朔间前辈翻出几张天祥院前辈的自拍照,截好了以后在下面一一配上了字,然后打开了天祥院前辈的聊天窗口。

    「来吧,吾辈准备好了。」

    对方向你发送了一张朔间零翻白眼的图。

    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我见到了无数令我终生难忘的表情包。

    天祥院英智喝茶被烫.jpg、朔间零被番茄汁呛.jpg、天祥院英智笑到住院.jpg、朔间零掉进喷水池.jpg、天祥院英智伪女装play.jpg、朔间零被p大胸.jpg、吾辈生起气来连undead都敢解散.jpg、听说你想跟我讲道理.jpg。

    等等等等。

    我在一旁被闪得头晕目眩,几乎连气也上不来。

    在这之前我确实不知有人能无聊到现场制作表情包现场斗图,还能斗得这么津津有味。

    我也不知道有人能这么不知疲倦地去收集对方每一个不那么光彩的瞬间,然后放到自己的相册里,当宝贝一样供着。

    我的眼睛都酸了,他们俩的战争还没结束,我不得已取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再戴上眼镜的时候我看见朔间前辈放下手机面无表情地看着斜对面的天祥院前辈,天祥院前辈也面无表情地看着朔间前辈。平时这两个人一没有表情只会让周围温度骤降,然而此时此刻却让我想笑。我想他们的战争一定已经进入了最关键的阶段。

    只见朔间前辈举起手机,摆了一个相当魅惑的姿势,然后按下拍照并打开P图软件。

    半分钟后我看到他俩的对话窗口中出现了刚才那张自拍,底下配字:来呀,正面上吾辈呀。

    对面的天祥院前辈握着手机“咚”地倒地了。

    …………所以我为什么就这么巧地坐在朔间前辈旁边了呢。

    “吾辈生起气来连天祥院英智都打。”朔间前辈说。

    天祥院前辈爬起来:“我生起气来……”

    朔间前辈无限瞪大他的红眼珠。

    天祥院前辈猛地转头:“连日日树涉都打。”

    “Amazing!”

    …………所以我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幺蛾子野营。

    吃完饭以后天祥院前辈擦了擦嘴,看向朔间前辈。

    朔间前辈点了点头。

    他俩同时站起来,一起朝一个方向走去,留下我们这群人民大众面面相觑。

    “他俩干什么去了?”

    “难道是要在野外……那啥?”

    “大哥!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

    “好好好,听裕太君的。那什么,大神学长,麻烦你去偷偷看一眼吧?”

    “啊啊啊啊!凭什么要本大爷去!那个吸血鬼混蛋跟本大爷有什么关系!他死了才好!”

    “真没办法……乙狩学长?”

    “好的,我很擅长隐藏气息,就由我去看吧。”

    乙狩君就这样去了。

    我坐在原地,握着我的手机思考人生。早在几个小时以前我就下定决心要远离这对狗男男啊呸二位前辈,可是直到现在我还是一听到有关他俩的新消息就忍不住去听。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再关注下去只会被塞更多的狗粮,成为被拍在沙滩上的单身狗,杏也说不定会在这个时候被冰鹰君或者明星君或者衣更君抢先一步追到手,呜哇,如果是那样的话,虽,虽然很不开心但是也只能说祝福?

    但是,我偶尔也想任性一次啊。

    几分钟以后乙狩君回来了。

    “他们坐在离这里稍微有点远的沙滩上看夕阳,天祥院学长搂着朔间学长的腰,头靠着头,面前就是波光粼粼的大海。”乙狩君说。

    还挺浪漫的啊。我想。

    “朔间学长曾经跟我说过,因为他们两个的作息时间不同,能在一起共同度过的时间有限。傍晚是他们两个都清醒的时间,他们每天都固定在傍晚一起看夕阳,晚上的时候还会一起在院子里散步。”像是能看穿我内心所想一样,乙狩君说。

    合着你们团内部早就知道他俩好上了的事啊。我想。

    禁不住葵兄弟的催促,乙狩君没坐几分钟就又被赶去偷窥啊不监视二位前辈。这次他回来得更快,说:“他们还是那个姿势,并没有变。”

    他第三次被打发去的时候,我“腾”地站了起来:“乙狩君,我跟你一起去!”

    乙狩君讶异地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我们躲在他们俩后面的一片树林里。离得有点远,我听不见他们是不是在说话。我在乙狩君的指导下凝神静气,我们两个就这样悄悄地看着二位前辈。

    “朔间学长说,‘真希望能这样和汝一直到老’。”乙狩君突然趴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愣了一下,想起来乙狩君听力过人,点了点头。

    乙狩君听了听,又在我耳边说:“天祥院学长说,‘就凭这句话,我也一定要长命百岁’。”

    我的鼻子突然有点发酸,我翻出我的手机,悄悄地拍了一张夕阳下的他们的背影。

    大晚上的时候门老师抖出好几个帐篷分给我们,让我们睡在里面。佐贺美老师说本来一开始连帐篷都没想带,是门老师坚持要带才带的。

    我问佐贺美老师,我说老师那你有没有想过帐篷被人偷走了怎么办?

    佐贺美老师眼睛眨也不眨,他说怕什么我们有腿扫天下门章臣铁拳无敌鸣上岚,还有神崎流和热带黑旋风,再不济还有你老师我呢,怕什么。

    我谢谢您啊。我在心里说。没有帐篷的话二十多个人横七竖八趴在地上只会让我想到毛毛虫。

    我举着手电,翻开日记本,开始洋洋洒洒地写这两天的日记。

    说起来,我在开始写的时候确实是满腔的嫉妒与怨怼,但如今在这篇严重超字数的日记快要结束的时候我的心情反而却平静下来了,狗粮也完全消化了,也不再想自戳双目了。写到这里,我勉勉强强地承认这次幺蛾子野营算是有意义的吧,只要明天不出什么大岔子的话。

    我最后看了一眼偷拍的二位前辈的背影,关上手机准备睡觉。

    这篇日记到此也就结束啦。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END

评论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