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井希

[knights]内部分歧

ひとりぼっちの転校生

knights全员友情向,レオ还没有回来的时间点

 

完全自我理解,过去捏造大量,ooc有,还请抱着宽容的心阅读,十分感谢

 

*

 

“你想加入knights?”

 

又是一场live结束。濑名泉放下运动饮料,无视旁边鸣上“啊啦啊啦”的噪音,打量起眼前的青年。

 

樱红头发浅紫瞳孔,单看外表的话倒是周正又漂亮。濑名对这张脸没什么印象,大概是刚入学的一年生。

 

“是的,鄙人朱樱司,被前辈们刚刚的表演吸引,而且也还没有加入任何的u、unit,特来提交入队的申请书!”

 

“喔——”

 

凛月发出意义不明的音节,濑名皱起眉头。刚刚的live上knights的表现差强人意,说实话他不觉得有什么地方会吸引到这个后辈。

 

所以他抢在鸣上说话之前接过那张申请书:“你的意愿我们知道了,等待通知吧。”

 

*

 

“真是的,泉ちゃん难道不想收那个孩子吗?”

 

回到休息室,鸣上连衣服都没换就立刻开口。濑名不紧不慢的摘掉手套:“なるくん。knights现在的队长是我,而我的knights不需要连实力都不清楚的一年级小鬼凑热闹。”

 

“我倒是觉得那孩子不错哦。”凛月衣服刚脱一只袖子就靠在椅背上昏昏欲睡,这会儿半睁着眼睛定定的望着濑名。濑名感受到那视线里传来“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的意味,更加烦躁。

 

“くまくん就有点くまくん的样子,安安静静睡觉不好吗?还是说那小鬼是你的什么人给了你什么好处?”

 

“泉ちゃん!”

 

几乎在鸣上开口的同时濑名就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凛月轻笑了两声,转过身留给濑名一个背影。濑名把外套甩在椅背上,大步走出了休息室,连那张入队申请都忘在了桌子上。

 

*

 

穿的不是制服而是组合服装内里的黑衬衫,濑名在走廊里受到来来往往众多注目。他毫不留情的一一瞪回去,识相者看着他那张比往日阴沉百倍的脸纷纷让出方圆十里。就这样一路顺畅走到3-B门口,他探了探头。

 

“なずにゃん!”

 

被叫到的人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蹦起来,环视一周才注意到门口的濑名。

 

“原来是泉ちん,你来找我还真少见啊。怎么啦?”

 

“跟你打听个小鬼。”濑名边说话边在兜里摸索,可惜一无所获。他只好凭着印象开口,“一年级有没有个叫朱樱…什么的家伙?”

 

“哼哼,情报工作来问我算是找对了人。不过你好歹也把人家的名字记全啊?”仁兔一脸得意的掏出手机,查了些什么。“喔,你找的是不是这个?朱樱司?”

 

“给我看看。”

 

濑名接过手机,仁兔也凑上来看。“没想到是个大少爷啊……还真的没加入任何组合。”

 

“怎么,knights想要他吗?”

 

“哼,knights可没有像你一样接收自作主张的一年级小鬼的习惯。话说这家伙加了什么社团吗?”

 

“唔啊,明明是来找我帮忙还能说出这么狠毒的话来,不愧是泉ちん……社团的话,他加入了弓道部哦?”

 

“弓道部?”

 

“是啊,你不会不知道我们学校有弓道部吧?你看,你们knights的队长レオちん不也是弓道部的嘛。”

 

怎么可能不知道,甚至在过去还发生过很多次弓道部部长找上门来要knights交出月永レオ的情况,似乎是那个笨蛋在道场的地板上画满了五线谱。

 

“……嘛,也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姑且还是谢谢你啦。”

 

最后逞逞口舌之快,濑名离开了3-B。3-A就在隔壁,但濑名不想因为没穿制服就被班里某个啰嗦眼镜说教一小时。虽说是春天,天气还是有点冷,他决定去有暖风的图书馆待一会儿。

 

*

 

想不清楚的时候,就要写下来。

 

秉持着这样的信条,濑名从服务台的免费便签上扯了一张,转着笔苦思冥想。首先把那小鬼加入会带来的影响都列出来吧。我为什么非得做这种队长一样的工作呢?濑名叹了口气,流畅而稍显潦草的划分出“好处”和“坏处”两列。

 

首先,knights的实力会增长是一定的。王さま离开对队伍是个打击,那小鬼虽然还不清楚底细,但既然出身世家举止也大方,估计不会差。加入个一年级对队伍的平衡也很有好处,这样knights的内部总是阶梯式的上升,不至于出现年级断层。话说回来那小鬼长得也不错,那个类型说不定能吸引不少fan……

 

濑名在好处那一列写了十来条,等他反应过来,再去看坏处一列,却是什么都想不出来。他有点生气,生自己的气。

 

“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生气的濑名一抬头,还没说出什么来就先楞在那里。来人正是害他纠结至此的罪魁祸首,他下意识一把抓起便签团成球。

 

朱樱把他的动作当成了默许,自然而然的坐在濑名对面。濑名啧了一声,刚想说些什么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赶走,突然就注意到他拿过来的薄薄一本小册子。

 

是井伏鳟二的《山椒鱼》。

 

“这个,你看过了吗,那个…かさくん?”

 

“是司(つかさ)。是的,小的时候在家中的书房读过,没想到学校的图书馆也有收藏,就拿来再读一遍。”

 

“哼。那么,你怎么看?”濑名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发问了。

 

“我觉得,会变成这种结局不是山椒鱼的错。”朱樱露出温和的笑容,“而且青蛙其实也没有怪他呀?”

 

濑名泉得到了预料之外的答案,沉默的思索着,可当他想再开口问些什么的时候,朱樱的手机震动起来。

 

“对不起,失礼了。”朱樱微微欠身,拿起书离开了。

 

*

 

又坐了一会儿,濑名终于下定决心似的慢慢站起身来。

 

要不就稍微跟くまくん道个歉好了。啊,但是他要是借机嘲笑我的话我一定会吵回去的。

 

想着这种没营养的东西,濑名推开休息室的门,然后今天第二次楞在了原地。

 

“啊啦泉ちゃん,回来的真不巧,给司ちゃん的面试刚刚结束哦?”

 

鸣上挥着那张申请书,敢情刚刚那小鬼手机响了是这家伙打来的。司ちゃん?你们什么时候混的这么熟了?

 

“虽然回来的晚,不过セッちゃん毕竟是代理队长嘛,大发慈悲让你也问个问题好了?”凛月懒洋洋的说。

 

“谁要你大发慈悲啊……”濑名小声抱怨着,发现朱樱满脸期待的看着他。那种亮晶晶的目光似曾相识,濑名费了一些力气才让自己从回忆中走出来。

 

“…你说过被我们刚刚的live吸引了对吧?”濑名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到凛月和鸣上中间。“告诉我,哪里吸引你了?”

 

对面的朱樱睁大了眼睛,惊讶于这个问题的简单。但他还是谨慎的回答了:“knights的歌,我很喜欢。词也好曲也好,前辈们的歌声也好,就好像是包含着什么一样。”

 

鸣上笑起来,凛月一只手撑起脑袋,“好的好的,满分通过♪”

 

“等......くまくん?别这么轻率的决定了啊?再说我还没有表态啊?”

 

“可是セッちゃん心里早就想好了吧?不然才不会在跟我闹了别扭之后还能若无其事的回到休息室来。没关系哦?现在道歉的话我也接受?”

 

“少、少得意忘形了啊?确实刚刚我情绪不太好……不不这完全是两码事!”

 

“啊啦啊啦,和好了呢♪”鸣上愉快的看着两个人拌嘴,一边的朱樱十分不安。

 

“那个…鸣上前辈?不阻止前辈们,没关系吗?”

 

“没关系没关系,司ちゃん,吵架是骑士们关系好的证明哦?”

 

“……是这样吗?”

 

朱樱家的男人第一次在作出重大的决定之后有了一丝后悔的心情。而那边他白天还憧憬、向往的前辈们正毫无风度的你来我往。

 

“啊我懂的我懂的,不就是那个嘛,今天live的对手明明很弱的,セッちゃん却和人家纠缠了那么久,很不甘心所以心情不好吧?”

 

“哈?区区一个くまくん怎么好意思说我啊?不管怎么说在我和なるくん努力工作的时候你可是一直在后台睡大觉来着啊?说到底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真可怜啊?”

 

“セッちゃん才是,knights的标配是普通的无线话筒吧?可是每次轮到你的solo你都非要用立麦,当然啦セッちゃん搂着立麦扭来扭去的样子也不坏啦,是那个吧那个,fan service?”

 

“く、くまくん才是吧!每次唱歌都离话筒那么近!其实只是想用色气的喘息声迷惑女观众吧!我懂的我懂的!区区一个くまくん!”

 

“用自己的声音做武器有什么不对啊,这样子赢了不也很轻松吗!セッちゃん倒是,下次live上表演芭蕾怎么样?女性fan们一定都很期待模特王子的白色紧身裤哦!”

 

“哈?光说我,くまくん倒也把你的色情路线贯彻到底啊?下次穿旗袍怎么样?红旗袍跟你圣诞小彩灯颜色的眼睛很配哦!话说回来本来就是稳健的校园偶像到底出于什么考虑才会想要出卖自己色气的声音啊?”

 

“圣诞小彩灯……?セッちゃん真过分啊?明明自己也长了跟滴〇洗手液一样颜色的眼睛?”

 

“洗手液?!”

 

……

 

今天的knights,也在践行着自己的骑士道。

 

END

 

*

 

以下作者的胡言乱语,介意者请务必到此为止








感觉写的很混乱所以在文末画蛇添足的解释一下,十分抱歉。这一篇里捏造了司加入knights的场景,不知道日日日老师什么时候才能拿回忆篇来打我的脸?

大体上就是王さま离开了之后精神不安定的濑名+虽然理解他的心情但表达的过于隐晦而且没什么干劲的凛月+担心濑名也担心knights站在凛月这一边的鸣上的故事。

濑名不想接收司,一开始是因为不清楚司的底细,不想让knights混入水平不足的杂质,同时觉得万一knights真的没落,陪葬的人有自己就够了,不想把一年级新生牵扯进来。泉总一直给我一种积极向上与自甘堕落并存的奇妙感觉,这个人自律过头了,对别人都是严厉背后藏着温柔,唯独对自己就很…残忍?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每次看他在小真那里放飞自我都有种微妙的欣慰感…游木君对不起(。

而凛月一直都是默默观察类型的,估计也会看出泉心里那些悲观的想法吧,所以他强硬的要收下司,就是想向濑名表示你不要再瞎担心了,退一万步来讲就算王さま真的一蹶不振,knights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倒下,我们还是豪强,表演也还能吸引来观众。但凛月的意思泉总理解了多少就不好说了……一直到怪盗活动的时候他还说“没有想通”,毕竟对于精神洁癖者来讲这还是蛮难跨越的。

knights的风格对于司来说应该还挺符合他的家风的,至少他所看到的那部分正经的风格是这样w而且他本人也说过被knights吸引之类的话,给狮子带来勇气……真好啊真好qaq

文中出现的《山椒鱼》,刚好最近在写相关的论文所以就顺手拿来用了。山椒鱼在岩洞里生活了两年,因为头长得太大了出不去了。一只青蛙也掉进岩洞,山椒鱼坏心眼的把他困在里面,鱼和蛙就在里面像小孩子一样吵架,最后的最后,青蛙已经没力气离开了,但他跟山椒鱼说“其实我已经原谅你了”。怎么说呢,转述过后原文的韵味就都消失了,有兴趣的大家可以试着搜搜看。濑名觉得自己是被困在knights这个岩洞里的山椒鱼,他不希望把司困在这个他也看不见未来的地方,所以向司发问,其实是在帮自己下定决心。但司表示青蛙不会怪罪山椒鱼…不知道泉总心里的罪恶感有没有消失一些(你问谁

顺便一提八爷有一首歌叫海与山椒鱼,相当好听,歌词跟狮心组还蛮合的,lofter上就有翻译,原曲可以在日区itunes上买到,真的很好听。

最后凛月和泉的吵架纯粹是我个人的恶趣味www一直想看两个人毫无逻辑像小孩子一样吵吵架,这次终于满足了,但是好像也ooc了……

不小心废话了好多,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