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井希

在微博一时兴起搞的一点中二魔法武斗剧段子

ES寄存处

*三段分别为敬人vs零,涉vs英智,凛月&泉vs晃牙&阿多尼斯

*中二会上瘾【x




01)

“朔间零!”
从齿缝间挤出的愤怒喊声化作右手中魔力凝聚成的火焰长枪,固定在掌心范围的小型魔法阵里泄露出的魔力摩擦着空气,莲巳敬人在魔力卷起的风中瞄准下方曾经的友人投出长枪。
烧灼万物的火焰带着他的魔力特有的“贯穿”属性,在空无一物的虚空中挟裹空气被烧焦的气味逐渐膨胀成树木大小的巨型凶器。
这是,为了杀死敌人而投出的毁灭之炎。
面对着这质问的火光,朔间零迅速抬起右手在空气中写下魔力凝聚成的咒语。沙哑老妪的声音从文字里伸出。
“shadow”
古代寄居于人世的暗影生物遵从魔王召唤的命令,从写成的咒文切开的次元裂口中不断涌出,数量急速增长形成一道球形的屏障,恰好在从天而降的火焰到达之前保护住自己的主人。
下一秒,火的长枪与暗夜的魔物冲撞在一起,对立的两种魔力互相撕咬,传出不断中和消耗的刺耳悲鸣。
“真是遗憾啊,莲巳君,本以为你会是吾辈的理解者。”
过度的能量终于彼此抵消,在遮住视线的雾气还未完全消散之前,朔间零离开一直站立的屋顶,踏着用魔力凝聚成的透明阶梯一步步走上莲巳敬人所在的半空。
“同样的话我也想对你说一遍,朔间。”
身着绣了蕴含魔力的繁复花纹的艳丽和服的魔法使与一身和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色西装的召唤师于月色下傲然对立。
“要就此分别实在遗憾,在最后就让吾辈最强的仆人为你送行吧。”
戴上为了防止异界魔力烧伤手指的白手套,朔间零做了个怀抱满月的动作,深吸一口气。接着用指挥家一样优雅的动作和远超常人的速度在月光中写下人类无法阅读的复杂古语。
“immortal”
干涩如同枯木挤压发出的声音从文字里传出,细细的笔画瞬间扯开空间的大洞。从那洞里流出的魔力非比寻常,莲巳敬人直觉感受到要被召唤的魔物的危险而皱起眉头。
“幻想生物的顶点,永生不死的王者,降临于世再显您的威光吧!”
因为打开异界之门而发动魔力,朔间零的眼睛变成如同吸血鬼般闪耀的红色,享受着这和异界魔物产生连接的感觉,他仰起头发出恶魔一样的狂放大笑。
回应着他的笑声,盘踞时空另一侧的魔物从洞中腾飞而出。那蛇一般覆盖暗色鳞片的长长身躯,昂起的鹿角,锐利的鹰爪,凝视下方带来的巨大压迫力,毫无疑问是——
“龙吗……”
被龙啸声掀起的魔力波浪逼得后退了一步,莲巳敬人迅速在身边张开八个小型结界保护住自己的魔力流不被龙的吐息搅混。
和这样级别的生物对峙,百分之九十九的魔法使都会立刻转身逃走吧。但是身处如此艰难的困境中,莲巳敬人反而推推眼镜笑了起来。
“真不错啊,朔间,这被你称为最强的龙,就让我来亲自葬送吧。”
在宣战结束的同时,莲巳敬人向后一挥左手,被他动作驱使的魔力立刻在他身后编织成巨大的魔法阵。
一般来说,现代魔法使用的大型魔法阵达到半径一米已经是极限,但是他的魔法阵却远远超出这个规模,不断延展到十数米的规模。
“恶鬼罗刹.红月”
红色的魔力映红半片夜幕,翻腾的火焰煮沸战场,代表着“燃烧”这个概念本身的魔法就此完成。
看着这和自己能驱使龙同样脱离常规的一幕,朔间零吹了个口哨。
“果然,明明你该是和吾辈同等的存在,为什么会甘心蛰伏于此。”
魔法使的脸色因此阴沉了一秒,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看来交谈已经毫无意义,那就让吾辈这鲜少有机会出现人前的眷属来一次华丽的登场吧,希望你能是个优秀的对手。”
召唤师的指尖微动,巨龙立刻改变体态准备向小小的猎物发动攻击。
“没错,多说无用,在一般战斗中无法被使用的我的秘术,也用你来试试看好了,希望龙不要那么轻易被烧死啊。”
眼神交错的电光石火间,莲巳敬人和朔间零就理解了对方绝对不会在这里退让的决心。只有拼尽全力去击溃对方,才是对过去的旧日时光能献上的最高赞歌。
这是告别的终音,也是前进的号角。
不可相容的两份强大,曾经共存于一处但终究因为理想不同而迈向战斗。
那正是,推动命运的一刻。



02)

炼金术编织出的乐谱延绵不绝铺开在空中,如果按照上面的音符哼起歌来的话,正好是首如歌的行板,但是正在吟唱着的日日树涉知晓他的乐曲不是那么无害的东西。
“三重的压力,这乐曲太过沉重,您的身体恐怕来不及演奏就要被压垮吧。”
利用炼金术的魔法使为了对现实里的物质造成影响,必须要用自己的魔力将炼金术的咒文压入现实世界之中,一般而言要使用小型魔法一重压力足矣,大型的术式偶尔会把压力提高到二重,但是鲜少有人使用三重压力。理由很简单,改变物质的代价不是由世界而是由施术者自身来承担。
咒文压入越深能够造成的改变就越彻底,与之对等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对于天祥院英智来说,这一代价正是由他的生命来支付。
“对手可是涉呢,为了把你送上断头台,我必须拼尽全力才可以。”
柔和的微笑一点也看不出是在生死关头,纯白嵌金的礼服和周围浮动着将他托到半空的银色咒文令天祥院英智宛如天空步下的制裁者。
不过日日树涉知道,天祥院英智想施加的并非制裁,而是暴政。
“这可真是荣幸,英智,那就让我也献上回礼吧。”
身着恰好与敌人相对的暗蓝色长礼服,日日树涉不紧不慢伸平双手。
“liberate”
改变从他声音发出的那一刻起发生。
本束好在脑后的银色长发毫无预兆地散开,魔力的蓝与淡紫从发梢开始浸染他身体的每一寸,毫无特色的礼服也因为被魔力催动而显示出自己本来的华丽花纹。
利用声音操纵万物,用歌与台词迷惑众生,这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操音使日日树涉拥有的与生俱来的魔法。
他歌咏的传说会成真,他诉说的戏剧会上演,轻而易举达到顶点的天才对想要葬送自己、抓住自己的追求者传递温柔的告白。
“宁愿付出如此代价也要赌博的您,我在此致以敬意,我会把您的故事欣赏到最后,所以请尽情上演吧!爱与惊奇,没有比这更能令我欢喜的东西了!”
和日日树涉高昂的情绪一起,他的魔力也突然鼓胀,本来已经蔓延至他脚下的炼金术花纹也被阻挡了前进不得不退回主人身边。
注视着完美状态的日日树涉,天祥院英智不知为何反而露出了迷醉的表情。
“涉……完美的强大的涉,如果你能成为我的东西……”
霸道的低语魔咒一样被编织进咒文,日日树涉闻言不禁大声笑起来。
“哈哈哈哈,Amazing!能说出这样笑谈的您,真是令我产生兴趣。来吧,如果您能听完我说的话,我就来听听您的。
“舞台啊,侧耳倾听(all things listen to me)。”
抢在天祥院英智之前,日日树涉先一步发动了自己的魔法。
几乎没有前置准备的强大魔法话音落地便立即发动,日日树涉想象之上的强大让天祥院英智微微皱起眉头,但是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他不被对方的魔力波动干扰完成自己的咒文。
已经展开到铺天盖地的乐谱,终于得以奏响。
“那就让你听听吧,皇帝的奏乐(imperial ordinance)。”
同样以“音”来改变世界的两位魔法使,终于让彼此的歌交错。



03)

虽然俗话常说夜晚行路容易撞鬼,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撞上魔法使的概率大概要更高一些。
“嘁,又是骑士团吗?今天没事找你们,快点给本大爷把路让开。”
“大神,你语气太差了。”
为了某件事急速穿行在暗巷的大神晃牙与乙狩阿多尼斯,在到达某条不可视的警戒线之后,不得不因为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两个人影停住脚步。
“光明正大闯进别人的地盘,还真敢说啊,小混混。”
“啊~又是你们啊。”
微弱月光下也能看清的胸前徽章上印着的无疑是这里一流魔法结社的标志。只是作为结社的两名代表,濑名泉和朔间凛月看上去都没有干劲的样子。
“我们只是追着叼走我们这边某个轻浮男的怪鱼才路过这里,把人弄回来我们立刻就走。”
也无意非要挑起争端,大神晃牙向前一步提出交涉条件。
听完他说的话,朔间凛月和濑名泉的脸色却改变了。
“怪鱼?是鸣君刚才说的那个吧。很不巧,这是预定中的事项,不会让你们踏入王城的。”
交换了一个眼神,朔间凛月也点头同意了濑名泉的说辞。
“王还在沉睡,所以要遵守和他的约定才可以。”
“果然是你们又在搞什么鬼吧!看来只能闯进你们的城堡去了。”
当然这边也不是只聊聊天就能认同离去的闯入者,大神晃牙已经活动着手腕进入准备状态,乙狩阿多尼斯本想拉住他,但在思考了一下现状后还是选择了协助。
“虽然打架很不好,但也不能把前辈丢在这里,失礼了。”
“喂喂,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你们是猴子吗?”
还没等濑名泉把嘲讽的话说完,魔法解放时特有的魔力波动便止住了他的声音。
“本大爷也觉得拆抑制器很烦啊,所以你们可别轻易就被咬死了。”
抬手摸到左耳的银制耳环,大神晃牙毫不犹豫将它拆了下来,只是这样一个动作,就使他周身的气氛完全改变。
“狼人……”
率先察觉到大神晃牙魔法本质的朔间凛月眼神陡然变得锐利。
世间人类使用的大部分魔法都是用来改变外物,这样最便捷也最好用,但是有那么一部分人并不想把魔法作用于外侧,便只让它在自己身上产生作用。
这种改变自身的魔法,硬要说可以通俗地称为“变身”。
借助魔力获得人类不可能获得的力量,大神晃牙正是这样的魔法的拥有者之一。
“银月之狼”
不断被改变的身体膨胀到原来的两倍,鼓起的肌肉昭示肉食动物的强壮。银色的毛发钢针般竖起,清冷的月辉如水滑过,獠牙与利爪反射寒光,琥珀色的眼睛此刻也更加透亮。狼嚎声响起的时候这里站立的已经不是一名人类魔法使,而是传说中美丽且强大的魔狼。
“虽然在这里使用魔法会被哥哥发现,很麻烦,但是不得不动手了吧。”
不知幸或不幸,对朔间凛月和大神晃牙来说他们都在今天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
“新月之梦”
墙角蛰伏的黑影在朔间凛月眼眸发出魔力的红光时突然跃起,将身穿蓝白色古典礼服的骑士包裹其中。
“哼,吸血鬼,你果然和那家伙是亲族啊。”
和刚才的朔间凛月一样,大神晃牙也立刻看出了对方是和自己使用同一类魔法的魔法使。
不死不灭,渴求血液,只能在夜间活动的统治了百余年传说的魔物——吸血鬼,在黑影散去之后傲立在人间的大地上。
“狼人的血应该很难喝吧?”
舔过吸血鬼化之后伸出的小小尖牙,朔间凛月用人类肉眼追不上的速度袭击向大神晃牙。
对方敏捷地躲开这一击后用难以想象可用那庞大身躯做到的轻巧动作跳起,对着朔间凛月所在的位置砸下一击。
“不要变成蝙蝠逃走啊,吸血鬼!”
两种非人的力量碰撞在一起,虽说对彼此都没造成太大影响,却令大地止不住颤抖。
“切,睡间这家伙,醒着的时候就这么乱来。闹得太过的话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速战速决吧。”
努力捕捉着两只魔物纠缠扭打的身影,濑名泉打算寻找时机帮助自己的同伴,可惜他的这个打算被看穿了。
“欺负人是不好的。”
刻意走到濑名泉面前挡住他的视线,乙狩阿多尼斯也露出认真的表情。
“超烦啊,我知道了,我的对手是你对吧。”
随意地解开身后的披风丢到一边,濑名泉迎上乙狩阿多尼斯的目光。
“不过你我都是普通人,胜负只能交给神来决定了。”
听出了濑名泉的言外之意,乙狩阿多尼斯仍然不发一语只是用坚定眼神诉说着决心。
他们之间即将发生的也确实是神与神的斗争。
在与奇迹等同的概率下,世界上会有几个人获得神的宠爱。被神喜爱的他们会得到超过常人的美貌,力量,幸运,甚至可以使用神的一部分力量。这样的人无法学习魔法,但是神的恩宠让他们足以达到和魔法使比肩的境界。
只要神依然垂爱于他们,他们就可代行神力。
但作为代价,为了不让神感到厌倦,他们必须用一生去反抗神抛下的命运。
“厄里斯的金苹果(καλλίστῃ)”
“戈耳工三姐妹(γόργω)”
几乎同时向着眷顾自己的神发出祈愿,散发神圣光芒的神影一起出现在两人的身后。
“引发众神纠纷的苹果,你也尝尝看吧。”
身后的女神之影和濑名泉一起露出笑容,盘旋到半空展开金色的魔法阵。
作为回应,乙狩阿多尼斯呼唤了自己身后掌管力量的女神。
“拜托了,Stheno。”
神的嬉闹与人的较量一起,为这座小镇带来又一个不眠之夜……


评论

热度(64)

  1. 白井希ES寄存处 转载了此文字
    ES寄存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