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井希

【原创/搞事】逆转!惊喜与惊吓的3B女装祭!

微笑小鱼鱼☆

发出这篇原创剧情时,我已经做好了被挂到雷文吐槽站的准备。
嗯,是原创剧情来的。
没头没尾的原创剧情。

高雷,高雷!
女装,女装!

————

第三话「兔子公主」
——
出场人物:3-B全体
时间:秋
地点:3-B教室
——

涉:Amazing!!浑身的细胞都充盈着奇妙的感觉☆!……这就是逆转的力量吗!难以置信!我所熟悉的同伴们,变成了这样的……这样奇妙的模样!

【CG插入:日日树涉】

零:偶尔参与一下人间的活动也没有害处,倒是汝,日日树君,汝的装扮再一次让吾辈吃了一惊啊。

【CG插入:朔间零】

奏汰:「大家」都很「美丽」呢♪

雷欧:哈哈哈哈!灵感!感觉到了!喷涌而出的灵感!!暗夜的魔女!从天而降的女神!漂浮的人鱼公主!啊哈哈哈哈!

红郎:不要穿着裙子跳到高处啊!倒是听人说句话啊!……等一等?为什么我会把对女孩子的关心用在男孩子身上……?

成鸣:呜喵!吓,吓了一跳!没想到大家粗(出)乎意料的似(适)合女装啊!涉亲就算了,连零亲都……?咦?为什么都靠过来了……

零:仁兔君♪现在可不是后退的时候哦?

成鸣:森(什)喵(么)?!我也……?!

零:这么一说吾辈记起来了,薰君也曾经说过,仁兔君看起来就像女孩子一样可爱♪

成鸣:呜喵?!这样说我可要森(生)气了啊!!不要说我可爱!更不要说我像女孩纸(子)!!

红郎:……我说你们,适可而止啊,别把仁兔也拉进来。

成鸣:就是啊!……呜喵?奏汰亲不要突然扭住我的手!!等等!你们!你们不要过来啊!

奏汰:不可以「逃跑」哦~

涉:噗呼呼~就让我施展魔法,把小兔子变成兔子公主吧……让真正的公主也大吃一惊的兔子公主☆!

成鸣:啊!住手!不要扯我的衣胡(服)……呜啊!

红郎:我说……喂,你们有听人说话吗?!

纺:我觉得还是安静待在一边比较好……占卜是这样说的。

红郎:(怎么说都是我的不对……没考虑这个班的情况就随口说了这种话!把无辜的仁兔也牵扯进来了!)

红郎:(现在该怎么办?该找莲巳过来帮忙吗?不不,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自己解决比较好……啊?门口传来了什么声音……)

成鸣:呜……救,救命!红郎亲救命!

涉:完成!!Amazing☆!降临了!从仙境来到人间的兔子公主!!铺开地毯,洒落花瓣,吹响合奏!挥舞双手来迎接吧!

【CG插入:仁兔成鸣】

成鸣:好羞耻,糟糕透了……终于理解了友亲的痛苦!以后一定要把友亲好好保护起来!……喂!我说你们!不要再看了!!!

零:……

奏汰:……

雷欧:……

纺:……

红郎:……

成鸣:喂!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啊!!!

红郎:(要是普通地说好看,完全不够……!虽然已经有那样的预感了,但是看到了还是吓了大一跳!真的,说是可爱的女孩子也不为过……)

红郎:(话说回来,为什么又会有「如果仁兔是妹妹的话就好了」这种奇怪的想法啊?!)

雷欧:哇啊啊啊!兔子妖精出现了!!灵感!灵感溢出!!那是妖精的合奏!!

零:仁兔君!就算是活过了漫长岁月的吾辈,也不得不感叹于这活生生的奇迹……宛若要将吾辈灼伤一般的美丽!

纺:啊,这,一时间找不到可以使用的形容词……

奏汰:仁兔君,是「珍宝」呢!

成鸣:不要说啦!!快点让窝(我)换掉衣服……为什么突然把我抱起来啊!涉亲!放我下来啊!

涉:比仙子更美丽,比人偶更精致!!不愧是宗最看重的宝物……!噗呼呼,就在此时此刻,让我暂时地占有可爱的小兔子吧——

红郎:你们有听到吗?门口的声音响了很久了!

成鸣:呜喵!!放我谢(下)来!呼啊!逃跑成功!

红郎:等等!仁兔!你不会想穿着这身离开教室吧!

成鸣:咦……诶?

红郎:怎么了……!!门,门什么时候开的!

——

第四话「开门大吉」
——
出场人物:斎宮宗,仁兔成鸣,鬼龙红郎
地点:3-B教室
时间:秋
——

宗:啊啊,真是的……为什么3-B会在这个时候锁上门?也不知道青叶的作品完成了没有……不行!心急火燎地敲门这种事情一点都不优雅!

宗:姑且等一等……不对,里面传出了什么声音?仁兔……?!是我的仁兔!发生什么事情了!

宗:不好!!我听到了仁兔的悲鸣——是谁!是谁伤害了我最重要的仁兔!!

宗:打不开!可恶!难道说那群人在欺凌仁兔吗?啊啊,我的仁兔!仁兔仁兔仁兔!!染指我的最高杰作,必须要扔到地狱的业火里焚烧成灰烬……不可原谅,啊啊,不可原谅!!

宗:冷静下来,斎宮!想想该怎么把他们扔进地狱里……不对!是想想该怎么打开这扇门……对了!钥匙!

宗:上次青叶曾经把钥匙落在手艺部……啊啊,一点都不优雅!用别人的失物……不过已经没有时间了!勇者斩杀恶龙的时候身上染满了血污,艺术家的指尖也沾满了泥灰……仁兔!我的仁兔!等着我!

宗:门开了……

宗:……

成鸣:咦……诶?

宗:……

成鸣:斎宮??!!

宗:……

宗:(这位少女是谁……?!柔软的金发,弥漫着水雾的赤色眼瞳……仁兔?!我的仁兔?!)

宗:(难以置信!洋装里的,我的人偶……精巧的兔耳头饰,领口的蝴蝶结……往下,往下,被米白色紧紧包裹着的腰身,还有花瓣一样散开的洋裙,纤细的双腿……我的仁兔!!)

宗:(世界!被净化了!被照亮了!圣歌回荡着——仁兔!我的仁兔!用人世间的词语来形容简直就是玷污!!啊啊!我的仁兔!我的最高杰作——)

成鸣:呜诶诶——!斎宮为什么会……?!斎宮?斎宮!斋宮宗?!!

成鸣:你没事吧,斎宮……?

成鸣:呜喵!!红郎亲!!斎宮他突然没有反应了!!

红郎:什么?我看看……

红郎:(估计是看到这样的仁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可是,这个反应时间也太长了。)

成鸣:怎么办啊?斎宮他的眼睛都没有神采了!

红郎:这是,站着就……

红郎:闭过气去了……?

成鸣:斎宮啊啊啊!!!

——

没啦!

评论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