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井希

【涉英涉】妄想的真实(1)

两根翎毛

本来想好好地把上次的车开完,结果不知为什么写出了这种奇怪的东西……

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洒狗血的能力了!

预警:魔性、有病、OOC,充满我流私设和剧情解读,阅读请保持平常心!


****************************


“罗密欧,罗密欧,为什么你偏偏就是罗密欧呢?抛弃你的父亲,否认你的姓名罢!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成为我的爱人,我也不愿意再姓凯普莱特了!”

 

日日树涉拖着曳地的长裙,在舞台上激动地走来走去,一头流苏一样的银色长发在他身后激烈地甩动,盼顾间偶然露出的一双紫色眼睛,灼灼地燃烧着属于几个世纪之前的光辉。

 

他猛然停下来,转身对着面前的人,用温柔而热切的女声哀求道:“抛弃你的名字吧,我愿意用我整个的身心,来补偿你身外的这一个空名!”

 

天祥院英智在距离他几步远的地方抬起头来,把一只带了白手套的手放在心口,海蓝色的眼睛专注地凝视着面前的人影,轻轻地开口了:“那么我就听你的话,只要你称呼我为爱人,我就重新受洗,重新命名;从今以后,永远不再叫做罗密欧了。”

 

……

 

…………

 

………………

 

“他们到底为什么还不去结婚?”

冰鹰北斗看着舞台上目光如胶似漆地黏着在一起的两人,冷漠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莲巳敬人用手推了推眼镜,“冷静点,冰鹰。英智只是借你们演剧部的活动室排练一下舞台剧而已,你没必要怀有这么重的敌意。”

 

北斗抽了抽眼角,正想反驳自己不是出于偏见,纯粹是被恶心的,却被一声响亮的抽鼻子声打断了。

 

真白友也红着眼眶,咬着手帕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呜……这一幕真是太感人了!罗密欧和朱丽叶彼此相爱,却因为家族的原因不能再一起……呜呜呜呜……可怜的朱丽叶……”

 

“冷静点,友也。”北斗觉得自己的头开始一跳一跳地痛了,“想想演朱丽叶的是谁。”

 

“……哦。”

 

真白友也,迅速地恢复了冷静。

 

-------------------------------------------------------------------------

 

“所以说,为什么偏偏是那个长毛要和会长一起演出啊!”

 

排练之后的两人刚刚回到学生会室,小少爷姬宫桃李就爆发了。

 

“冷静点,桃李。”天祥院英智揉了揉他的头发,“乖,乖~♪”

 

他在学生会室自己专属的王座上坐下来,同时把被顺毛的小猫抱上膝盖——这可不那么容易,桃李最近发育得有点太好了——答道:“马上就是歌剧祭了,fine这次要挑战舞台剧,我作为队长当然不能置身事外啊。”

 

“我不是说会长!”桃李窝在英智的腿上,腮帮子鼓成了两个球,“我是说那个‘长毛怪人’凭什么和会长演对手戏!明明我和奴隶一号也——”

 

“哦呀,”日日树涉忽然从天花板上倒吊下来,笑眯眯地问道,“姬君有兴趣挑战女装扮相吗?还是说对我的地狱变声训练法感兴趣呢?”

 

“……”一击必杀。

 

姬宫桃李,KO。

 

Fine的另外三位成员一起露出了会心又纵容的神情,好笑地摇摇头。

名门姬宫家的小少爷,虽然骄纵任性,不过只要摸准方法的话,却很容易驯服。

 

但是这一次,出乎众人意料的,桃李在把头埋在英智怀里三分钟后,仿佛鼓起了偌大的勇气似的,探出头来闷闷地道:“只、只是女装的话……”

 

不止英智和涉,连弓弦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少爷?”

 

“总、总之!”桃李忽然抬起头,神情坚定地大声道:“我是不会让会长和那个长毛一起上台的!”

 

———————————————————————————— 

 

“少爷对日日树大人的成见很深呢~”

 

夜晚的姬宫宅邸灯火通明,伏见弓弦用宽大的毛巾包裹住刚刚出浴的少爷,替他擦干湿漉漉的头发。

 

“因为那个长毛怪人根本没安好心啊!”桃李猫儿一样甩着头,把水滴飞溅得到处都是,一边没好气地答道。

 

“哎呀,这可真是……”看出桃李无法被轻易地说服,伏见弓弦有点苦恼地皱起了眉头。

 

“少爷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这么讨厌日日树大人吗?”

 

桃李沉默了一会儿,接着把浴巾从头顶拉下来,轻声说道:“你会替我保密的,对吧,奴隶一号?”

 

“您任何时候都可以选择相信我。”

 

“……你还记得我国中三年级的时候,曾经有一次被会长邀请到梦之咲参观他的表演吗?”

 

“当然。就是在那一次的梦幻祭中,会长大人所率领的原fine打败了‘五奇人’吧?我记得少爷就是因为被这场演出所感动,才坚持要进入梦之咲的呢……”

 

“就是那时候。”桃李在椅子上把自己蜷成一团,“因为会长的表演实在太激动人心了,所以我就跑到后台去,想要告诉他我有多喜欢他的表演……”

“然后,我在那里遇到了长毛怪人,他当时在和轻音部的那个吸血鬼、还有二年级的那个红毛说话……”

“说的是……”

 

…………

 

伏见弓弦这一次是真的感到了头痛:“日日树大人真的这么说过吗?‘虽然很悲伤……但要暂时分别了。朋友们啊,在重逢的日子来临之时再见吧!’这样的话?”

 

“我没必要骗人吧!”桃李从椅子上跳下来,甩甩头发,有点生气地瞪着伏见弓弦,像一只拱起脊背的猫。

“而且在那之后,他立刻就提出了加入fine的申请!明明之前一直是敌人不是吗?怎么看都很可疑吧?”

 

“原来如此。虽然只是一句什么都无法说明的暧昧台词,但毕竟是在那样微妙的时间点……也难怪少爷一直这么在意了。”

 

伏见弓弦叹了口气,意识到这件事远比他想象得更棘手。原本以为是少爷的小孩子脾气发作,没想到……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告诉会长大人呢?”

 

他向桃李建议道:“毕竟是会长大人决定让他加入fine,如果这样的话,还是由会长大人来下决定比较好吧?”

 

桃李把头偏到一边去,小声道:“因为……会长很信任那个长毛啊。”

 

对于他们这样出身的人来说,世间事唯信任难得。如果他猜对了,日日树涉加入fine真的别有图谋,那么对天祥院英智一定是个巨大的打击;而如果他猜错了,也一样会在英智心里留下一根刺,最终影响到两人之间的关系。

 

桃李不想用这样的方式去伤害不久前才刚刚能够对他人建立起信赖关系的、自己所憧憬的会长大人。

 

伏见弓弦叹了口气,摸了摸小少爷半干不湿的短发。

 

“少爷长大了呢,真是令人欣慰~♪”

 

“吵死了!奴隶!”桃李拍掉他的手,恢复了精神,“所以!会长必须由我来守护!我绝对不会让那个别有用心的长毛接近会长一步的!”

 

先从练习穿女装开始!

 

---------------------------------------------------------------------

 

“原来如此……所以桃李才会对涉这么抵触啊。”

 

英智用双手托着下巴,满怀感触地说道:“真是个好孩子。不过……他都那么说了,背着他来告诉我这件事没问题吗?”

 

伏见弓弦的额角滴下一滴冷汗。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英智看似温和实则锋锐的质询,气场全开的会长大人坐在那里,室内的一切似乎都为他所掌控,连空气也凝重得无法流通。

 

只要一眼,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偏偏是这个人被称作“皇帝”。

 

——他在质疑自己作为“执事”的忠诚。

如果不能给出令其满意的回答的话,也许真的会被从少爷身边赶走吧?

 

伏见弓弦这么想着,一边轻微地躬下了身:“少爷很看重能够和会长大人共同作战的‘fine’。我身为执事,也是‘fine’的一员,不希望出现任何会影响到‘fine’存在的危机。”

 

“‘把危险扼杀在摇篮中吗’?真是的,虽然行之有效,却不免令人觉得无趣呢。”

 

英智摇了摇头,像是接受了这个解释,周身的气场逐渐地松弛了下来。

 

“会长大人相当关心少爷呢。”危机解除,弓弦直起身来,感叹了一句。

 

“因为他是我选定的‘继承人’啊。”英智滴溜溜地把座椅转了个圈,“我可不希望他受到任何伤害。”

 

说得跟少爷不是你的继承人你就会不关心一样,伏见弓弦心想。

一个两个都是蹭的累,作为执事心里苦。

 

不过他不打算把这话说出来,因此只是轻轻地点了个头,就把话题重新带回带了日日树涉身上:“那么,关于日日树大人的事……”

 

“哦,你说那个啊。”英智毫不在意地一挥手,“我早就知道了。”

 

弓弦:……??????

 

-------------------------TBC---------------------------

涉说的话完全是凭记忆瞎写

答应我别打脸……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