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井希

【ES/全员】Devil Game(序)

「终古常新」

    *写在前面的话
    梗基本上套的是《真实魔鬼游戏》(2015)的梗,因为自己的恶趣味改动了一些(好多)【。
    HE无误,相信我(。)
    中篇,复健文,第一次写es,请多指教!
    争取这个假期写完!(不可能的吧喂)
    *

    序章
   
    这是游木真第十三次脚下一滑,也是冰鹰北斗第十三次及时扶住他。此时此刻他们正蹒跚着走在回家的路上,冰鹰北斗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挽着游木真。就现在来说,无论是谁看见了他们都会惊异于这两个少年的狼狈,但若是把时间再往回推一点,看到的将是他们站在舞台上时与现在的满脸疲惫截然相反的,如夜空中烟火般灿烂的笑容。
   
    他们刚刚结束一场恶战,击败了强大的对手“红月”,身体被掏空,但精神却很充实。他们五人之中,衣更真绪留在学生会室,现在可能还未离校,明星昴流护送转校生回家,剩下冰鹰北斗和游木真在这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相依为命。

    “要我说,我们还是干脆打车回家好了……明星那家伙早就到家了吧?”

    “都已经走到这了,再坚持一下。”

    “好,好,我知道,你不就是心疼钱嘛……诶诶别瞪我!离得这么近超吓人的!开玩笑的啦,我理解的,你的良苦用心。”

    “哼,理解就好。”

    游木真无奈地拍了拍臂弯里冰鹰北斗的手,继续向前缓慢地走着。天已经彻底黑了,游木真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两人的影子突兀地清晰起来。

    “电量不到10%了……”游木真叹了口气,“看来我们得快点走了,不然很可能会在这唯一的光源熄灭之后横尸街头啊?”

    “没那么夸张,我也带了手机。”

    “哇!冰鹰君居然也带了手机!不!我居然没想到冰鹰君也带了手机!”
冰鹰北斗在游木真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游木,你掐我一把。”

    游木真不明所以,但还是在冰鹰北斗的手背上拧了一下。“疼不疼?”

    “疼。”冰鹰北斗笑了笑,“不是梦。”

    游木真沉默了。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向他叫嚣它们的疲累,比如刚才跳舞时扭到了这一块,唱歌时用力过猛震到了那一块,游木真本来一直是无比乏力的,这甚至比在大神晃牙带领下进行特训的任何一天都要疲累。这在他看来简直不可思议,他每次从屋顶上往下跳的时候都抱着必死的决心,他以为那就是人世最艰险的苦难,是最深层的地狱。但当他站在舞台上看着台下黑压压的观众,灯光打在他身上时,他分明地感受到另一种压力,这比特训还要折磨人,是新开发出的地狱。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公布比赛结果,胜利的喜悦冲散了恐惧与紧张,肉体上的疼痛似乎都远离了,剩下的只是发自内心的自豪。

    现在他因为冰鹰北斗的一句话再次沉浸在喜悦之中,他庆幸自己加入了Trickstar,这个棒极了的选择让他有机会站在舞台上,和同伴们一起翻开学院的下一页,让他游木真的名字也能载在梦之咲的史册上。他似乎和过往痛苦不堪的模特生涯彻底告别了,不再是一个精致的人偶,而是真正的人。他活过来了,胸腔中的心脏开始跳动,这比什么都重要。

    他摸了摸鼻梁上的眼镜。虽然这个眼镜被泉前辈百般吐槽,气愤它折损了他“美丽”的样貌,但他还是很喜欢它,似乎只要戴上它,勇气就会源源不断涌上来。

    说起来,泉前辈应该也看了比赛的视频吧,他现在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会对自己改观吗?还是坚持原有的想法,继续将自己的努力贬得一文不值?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已经不会……再害怕了,没有人可以阻止他追上Trickstar的同伴们的步伐。

    没有人。

    “还很精神嘛,游木,居然还有力气发呆。不过……”冰鹰北斗突然直直下坠,连带着游木真也没站稳,两个人一齐摔在地上。“我走不动了。”冰鹰北斗闭上眼,艰难地喘气。

    “冰鹰君?冰鹰君?呜哇!你不要吓我!”游木真把手机放在地上,两只手乱拍怀里人的脸颊。冰鹰北斗皱眉睁开眼,一脸嫌弃地看着游木真。“我会被你拍毁容的。”

    “要不要我扶你?”游木真担忧地问。

    “不用,你继续走,我歇会儿就跟上。”

    游木真想到冰鹰北斗也有手机,于是点了点头。“那好,记得跟紧我哟!”

    他又慢慢向前走了几步,听到后面的脚步声重新响起,他也就没回头,继续向前走。他抬头看了看前面,借着手机的光勉强辨认出这是他家附近的景物,看来快到了。不过今天真是奇怪啊,他左右张望了一下,果然没有看到一处亮着的路灯,连亮着的窗口都没有。这么反常的现象,他居然现在才发现,而冰鹰北斗可能还没有察觉到。他摇了摇头,继续前进。

    游木真突然停下了脚步。

    “……冰鹰君?”他听见自己颤抖着问。

    没有人回答,身后的脚步声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他转身看去,却只是漆黑一片——手机在这个时候没电了。手机的震动让游木真打了个哆嗦,有光线从他背后射过来,他猛地回头。
是前面的一座建筑物,在漆黑一片中以堪称可怕的亮度矗立着,游木真借着光再回头,没有冰鹰北斗,一个人也没有。

    游木真转头看向那座建筑物,也许是向光明事物的本能地靠近,他抬脚走了过去。

    走了几十步就到了。游木真抬头看着这座楼,发现它是一家医院。游木真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

    大厅里没人,走廊里也没有,游木真独自走在这座空荡荡的灯火通明的建筑里,机械地抬腿迈步。

    在转过一个拐角之后,他终于看到了人。

    一个浅金色短发的少年,本来正靠在靠枕上休息,许是感觉到游木真的目光,他睁开眼,微笑着向游木真招了招手。游木真走进去,走到病床边站着。

    少年注视着他,低低地笑了起来。

    “那个……请问你在笑什么?”游木真疑惑地看着这个貌似比他年长的金发人。

    “原来这次是你,我们都猜错了。”

    “……什么?”

    “没什么。”金发人微笑着,“你好,我是天祥院英智。你或许还不认识我,但你今后一定会常常听到我的名字。我就是梦之咲学院的学生会会长。”

    “……啊!!你是……”

    “我明天就要出院,你陪我一起回学校吧?这么晚了,你就在这里休息吧。不用担心,不会有人把你赶走的。”

    天祥院英智说完,游木真突然感到十分困倦,阴云压在他的头上,他睁不开眼睛。他慢慢地滑了下去,伏在病床边上,不动了。

    意识沉没在深海里之前,他听到天祥院英智遥远的声音。

    “为你准备的游戏才刚刚开始。晚安,游木君。”

    ——TBC——
    我为什么要大半夜写这个,写得我心里直毛(。)

评论

热度(34)

  1. 白井希去以秋云 转载了此文字
    「终古常新」